做有底蕴、有风格的研究生教育

2018-11-01 06:55来源:未知

  闲庭信步,在素有“中国应用化学的摇篮”之称的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简称长春应化所)大院内,心头难免浮现今昔交错的感觉。这里诸如“伪满大陆科学院”本馆的建筑,已经有80多年历史,然而它们现在的主人,却是一群“80后”“90后”的青年学子,风华正茂、意气风发。

  六七十年前,为长春应化所开创基业的吴学周、柳大纲、梁树权、钱人元等院士科学家,不也正是翩翩少年。而今,这里已走出去29位院士、一批享誉国内外的科学家和高素质人才。

  这里也是我国首批博士、硕士学位授予点,研究生重点培养基地。“应化摇篮”的美誉之所以实至名归,与其研究生教育息息相关。

  研究生教育重在基础与实力,贵在积淀与传承,它是一家研究机构的强大引擎,在长春应化所历史上取得的1200多项成果、创造的百余项“中国第一”中,很难说有多关。

  上世纪50年代初,钱保功、黄葆同、朱荣昭、冯之榴、董万堂等一批科学家相继回国,投身到长春应化所的建设和发展中,之后,该所不断强化学术委员会建设,加强研究生的招收培养,选派科研骨干赴苏联和东欧学习。这些举措不仅为新生研究所培养出一批骨干力量,也为新中国科学事业塑造了一个时代先锋的楷模。

  在中科院院士、三任所党委书记张洪杰印象中, 那是一个播种耕耘的时代。特别是选派留学生,在苏联科学院、捷克斯洛伐克科学院,先后走出王佛松、倪嘉缵、汪尔康,这些青年才俊后来均成为我国应用化学领域的杰出科学家。

  1978年恢复研究生教育,当年研究所招了30多名研究生。这是浩劫之后的一次爆发,也是研究所研究生教育上的一次突破。

  1981年被国家首批批准为高分子化学、分析化学、物理化学、无机化学等学科的硕士和博士学位授予单位;1986年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博士后科研流动站;1993年获博士生导师自行审批权,同年经国务院批准增设有机化学专业博士学位授予点;1995年在全国一级学科选优评估及博士学位授权点质量评估中名列全国第4名,全院化学一级学科第1名;1996年被中科院授予首批博士研究生重点培养基地。该所研究生教育工作受到国家人事部、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中国科学院多次表彰和奖励。

  进入知识创新工程时期,是长春应化所各项事业蓬勃发展、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的十年,也是创新队伍建设不断优化、研究生教育快速发展的十年。

  2002年,研究生招收数量突破200人,幼苗已经成材,大树正在开枝散叶。2010年,该所获得工学“应用化学”二级学科的硕士、博士学位授予权;2011 年,无机、分析和高分子3个学科进入院重点学科,获直博生计划。

  2017年,研究所与中国科大合办研究生教育,招生人数再次突破300人以上。迄今,长春应化所共招收2854名硕士生、2484名博士生,成批成建制地向全国输送科技人才 3000 余人。

  得益于早年以吴学周院士为代表的一批海内外优秀科学家的加入,长春应化所的研究生教育从一开始就坚持了高起点的自主办学的方式,这在我国科研机构研究生教育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开了风气之先。

  早期的研究所主要依托吉林大学等本地师资力量,逐渐形成系统、深入的教学体系。当时。所里主要从吉林大学、吉林工业大学、白求恩医科大学、东北师范大学4所大学聘请老师,给学生讲自然辩证法、基础化学、量子力学、统计热力学、数理方法等基础课程。外语以英语为第一外语,同时还讲日语、德语。“语言及基础课都是从外面请的教授,讲课效果普遍不错。”张洪杰回忆说。来自吉林大学的一位教授,数理方法讲得很棒,深受学生欢迎,也令张洪杰印象深刻。于是所里一直聘请该教授授课。

  在专业课方面,研究所形成了中科院系统化学领域最全的二级学科。所里调动各学科导师及团队的力量,不仅请导师为研究生授课,还邀请他们的团队成员来讲。

  例如,作为授课内容的一部分,导师会定期给研究生作前沿学术报告。而考试时,则会要求学生结合报告内容以及自己的研究,形成一个PPT,再分析这些前沿问题。而这样形成的思考会分享给团队其他成员以供交流碰撞,最终再由导师评分。这种方式较之传统的授课+考试的方式,容易激发学生的自主思考,也更容易让他们产生兴趣。

  研究生培养处于教育链的顶端,办好顶端的事,教育强国的梦想才能够实现。培养研究生的目的就是要不断给国家输送教学、科研等相关人才,因此必须有严格的管理。从科研开题到阶段性考核等,研究所都形成了系统成熟的管理制度。

  除了教学、科研,对于研究生日常生活的管理也渗透到日常工作中。近年来,研究生心理问题日渐突出,研究所也是较早将心理教育纳入研究生日常管理中的院所之一。迄今,该所未发生过研究生因心理问题引发的极端事件。

  王献红研究员,毕业于上海交大。一次查文献时,他发现长春应化所做合成橡胶的王佛松院士的工作“很像样”,而且觉得中科院研究所“根据国家需要做事情”的特征比较突出,而这正与他一直以来的想法相契合,于是毅然选择考入长春应化所。

  刘俊研究员,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学院,在长春应化所完成了硕士、博士的学业,随后赴德国、美国多所高校继续学习,学成后回研究所工作。在研究所读研期间,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先后获得中科院50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等荣誉,随后,他又成为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

  在刘俊看来,有一支高水平的导师队伍,科研条件较优越,这些都是保证长春应化所研究生培养质量的重要因素。

  在读研期间做不同的课题,被认为是长春应化所研究生培养的又一个显著不同。“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刘俊说,“长春应化所有这样的积累,做的课题要么是解决国际前沿科学问题,要么是解决产业技术难点,学生有更多机会接触这样的课题,受到不一样的熏陶。”

  刘俊所说的不一样的熏陶,也正是长春应化所的底蕴所在70年的科研积累与文化氛围,这也是他2013年从美国回来后,面对种种选择,却毫不犹豫地重返这里的一个主要原因。

  博士生金曼玉,本科毕业于西北大学,当初正是看重长春应化所的电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拥有多位院士的强劲实力,于是考取了这里的分析化学专业硕博连读。迄今4年的学习,让她对研究所的科研和教育有了切身体会。“长春应化所在化学学科的各个领域都有涉及,我们可以在每个领域进行学术交流和研究,这是其他研究所尤其高校所不具备的。”她说。

  如果说能力培养是研究生教育的核心命题,那么课堂教学、科研实践则是达致这一目标的重要渠道。长春应化所通过不断加强导师队伍建设、注重教学与实践支撑、严抓学位论文质量等方式,使得研究生的培养质量不断提高。在历年的论文抽检中,该所化学一级学科未出现不合格论文,论文质量整体情况良好。

  目前,该所获中科院优秀导师奖34人、中科院朱李月华优秀教师奖10人、中科院BHPB导师科研奖13人。强大的师资力量成为研究生创新能力培养的坚实后盾。

  “研究生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不仅是高层次的学历教育,更是建立在新高度上的综合能力教育。长春应化所从专业研究素质、公共意识、安全意识的养成着手,逐渐建立起一套适应科研工作开展和研究生培养的体制。这里既推崇研究工作中严谨细致的逻辑思维,同时也鼓励科学思想的自由发展,使学生具备对科研中出现的新观念和新现象的敏感度,能够面对多领域多学科交叉发展和融合的科学发展趋势,并由此提升学生毕业后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服务社会的能力。” 高分子物理与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高连勋在回顾长春应化所研究生培养历程中如是表示。

  强化基础和跟踪前沿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常规但必须的环节。研究所探索建立了对专业基础开展深度解读和学习的常态化机制。在跟踪前沿方面,导师要求学生要有目标地研读相关领域最新文献、跟踪最新进展,一方面扩展专业认识,另一方面获得新思路和新方法。另外,研究所鼓励研究生参加各种形式的学术活动,包括本专业领域和非本专业领域,从不同专业领域借鉴新思想,获得新技术。

  安全教育是研究生进入实验室、开展具体研究工作前的第一课,也是他们人生教育中时刻伴随的内容。科研以人为本,实验室的安全则关系到学生的未来。研究所通过安全规则和实例的讲解,并由老带新,形成习惯和传统,使研究生一进入实验室,就把安全意识放在首位,把安全方面的考虑融入到每一个实验工作的设计和实施中。通过几年学习,当这些学生走入社会,往往也能够把重视安全的观念带入到新的工作领域。

  公共意识则是近年来长春应化所在研究生培养中特别关注的一个方面。科学研究往往需要团队协同才能有所建树,社会的发展也是如此。公共意识的教育,让每个研究生从具体科研活动中形成集体协作、共同责任和集体荣誉等公共意识,进而在他们心底打下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的高尚观念。

  概而言之,研究生培养的形式和内容并非一成不变,而长春应化所所秉持的则是一种开放的态度,不断摸索和学习,不断实践与创新。

  截至目前,长春应化所已培养3000余名研究生,授予1997人博士学位、954人硕士学位。获中科院百篇优秀博士论文24篇,13人荣获中科院院长奖学金特别奖,112人荣获中科院院长奖学金优秀奖。长春应化所SCI收录和论文引用数持续位居全国科研机构前5位。

  这一连串数字的背后,表明长春应化所研究生不仅是该所科技创新的重要生力军,也是国内外不可或缺的重要科技力量。而又恰恰是这些无形的东西,彰显着一家科研机构的底蕴和特色、风格与气派,令很多青年学子心生向往。正如研究所赴大学宣讲时常常提及的一句“广告语”:三大领域、12个研究方向,在这里你一定可以找到化学领域中的兴趣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