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林说铁岭牛肉火勺

2018-10-29 17:43来源:未知

  有一种食物,叫 “铁岭牛肉火勺”,之所以把“铁岭”贴上标签,是因为铁岭的牛肉火勺制作工艺独一无二,味道也绝无仅有。不去纠结它最早起源于何时,对于我来说,最早的记忆是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我家(北市场)楼下街口边就有一家火勺店,所谓“店”,其实只是一个简易棚子,给完钱只能提溜回家吃,没有多余的地方可招待你。那时的生意已经相当火爆了,人群真要排队带拐弯,我经常望“队”兴叹,只有闻味的份儿,一是因为还要上学没有时间等,再一个是兜里确实没钱。

  后来,我上初中了,家里条件稍有改善,中午放学骑个自行车就到铁岭浴池对面的火勺店去。第一次去还因为带了根火腿肠被骂了出来,当时感觉很委屈,也不知道啥原因。后来别人告诉我,我去的那家是清真牛肉火勺店,是回族人开的,我带去的是猪肉火腿肠,不挨打算轻的了。对于当时一个没有足够知识伪装头脑的我来说,在那个年代懵懵的活那么大,也实属不易。

  言归正传,铁岭牛肉火勺店虽不计其数,但我最爱的却只有眼前这家,店里没有富丽堂皇的装修,只有简单桌子几个,椅子几把,唯一一个VIP沙发座是我经常光顾的位置。

  落座后,等不了一会儿,火勺马上上桌,带着铁板急火的余热,当筷子接触到它,发出“嘶嘶”的声响,咬上一口,那酥脆的声响又传递到大脑中刺激得口水直流,强烈的食欲汹涌来袭。细看里面有多层发面包裹下的肉馅,舌尖的触感既能分辨出是葱花和牛肉,又无法分清葱花和牛肉,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味道浑然一体。

  当然了,再香的火勺干吃也会噎得慌,羊汤可是火勺的标配,就像咖啡与伴侣一样,来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杂汤,几撮香菜漂在上面,羊杂沉底,无盐无料,口味自己调配。没人拦你,大辣椒面、味精、胡椒粉随意你放,自己做主。

  但也有人畏惧羊杂的膻味,无法享受这混合的绝顶美味,竟然用黄瓜鸡蛋汤来搭。这就像上半身西装革履小领结,下半身却穿条稀破的开裆裤一样不伦不类。

  因为喜欢,所以道听途说啊,这家店本叫苏(输)记,后来因为两口子闹掰了,各立门户,女方就换个了绝对抗击打的名字“赢记”。和面、配料、搅馅儿都在凌晨偷偷完成,秘制配方不得而知。能把牛肉火勺做的这样好吃,不管咋地,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