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晒跑”刷屏朋友圈运动经济市场有多大(图

2018-10-23 23:50来源:未知

  一双鞋、一条路,两条腿、迈开步,有时甚至光着脚,有时根本无需路……所以,在这项古老而又传统的运动里,尤其是相较于其他运动方式,答案比较明显:基本不需要。当然,如果把鞋看作额外开销,那么,对大部分人而言,平时穿的鞋其实也可以用来跑步。

  跑步鞋、跑步装、跑步耳机、运动手环、手机臂包……如今,身上没有其中几样“标配”,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是“跑男(跑女)”,尤其是那些喜欢动不动到不同城市跑个“半马”、“全马”的爱好者,如果不集齐这些装备,都很难“召唤”出奔跑的脚步来。所以,这个答案同样显而易见:非常需要,毕竟装备是要靠买的。

  买就要消费,消费就要流通,流通又影响制造……于是,踏着这一环环相扣的节奏,爱跑的脚步迈开了,背后的经济也跟着“跑”起来。可以这么说:一步一个“经济印儿”。商务人士的“新宠”

  两年前,某国外知名保健品品牌山东分公司外事部的张先生开始喜欢上跑步,一开始是早上跑,后来发展到晚上也跑,一 开始是3公里,接着是5公里、10公里、15公里。

  “半马”是近年来国内跑步爱好者尤其是马拉松爱好者对“半程马拉松”的简称,与之对应的是“全马”,即“全程马拉松”。它需要跑42.195公里。

  至于喜欢上跑步的原因,张先生告诉记者,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结果,一是包括自己公司在内的很多保健品公司,越来越提倡健康的生活方式,“跑步是其中很突出的一种,毕竟现在的人尤其是‘上班族’的运动越来越少了,亚健康人群越来越多,相较而言,跑步还是非常简单便捷,易于操作的。”

  第二个原因则是自己朋友圈里爱上跑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在微博、微信里晒出跑步的照片,看看他们的状态,你很难不受影响,忍不住去尝试一下。”

  张先生属于那种受了影响觉得效果好,然后再去影响周边的人。于是,他从一个跑步爱好者变成了一个策划组织者。

  两年来,基于自己的公司,张先生甚至还在济南策划组织了多场“花式跑”,如“5K跑”(5000米)、“图形跑”(跑出的路线呈现出一个图形,如心的形状)。去年组织的“线上图形跑”,公司收到了全国各地千余张跑步爱好者的照片,相关微博线万人次。

  同样,刘先生爱上跑步的时间大约也开始于两年前。从那个时间开始,他微信“朋友圈”里分享跑步的内容和有关跑步的知识也越来越多。

  “今天的卡已经打了。”最初,每天跑完后,刘先生都会给自己拍上一张或几张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然后注上这句话。

  所谓的“卡”,是每天给自己定的要跑的公里数,也是从3公里到5公里、7公里、10公里不等。他用这种方式告诉朋友同时也激励自己,今天的目标已经坚持完成了,明天还要继续跑下去。

  有时,他会现身说法,发一些对跑步的感想,试图努力去影响自己的朋友也去跑。

  这些感想,大部分都是“励志体”:“早起慢跑10公里。当你开始懂得跑步的内涵,就不会再纠结距离和速度。早安朋友们!”“运动要追求一种平衡,运动不可过度,也不能整天呆着不动。为了更完美的生命状态,跑起来吧。”

  有的则非常有趣,如“没错,天天秀跑步的目的就是要影响朋友们都动起来!”“还有的朋友认为‘生命在于静止’,理由是乌龟喜欢趴着不动能活千年。这个理由看着有道理,实际上忽略了人体的不同特点。人卧床一年肌肉就萎缩了,行动都困难,这能和乌龟比吗?”。

  这种做法似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接下来,他“朋友圈”里晒出和朋友一起跑步的照片,逐渐多了起来。

  刘先生的身份是一家新能源公司的老总,曾先后在山东大学和清华大学EMBA就读,所以,朋友圈里和他一起跑的,大部分也是EMBA班的同学。

  2013年9月,刘先生用时3小时32分51秒,在烟台成功跑完了人生第一个马拉松。和他一起参加的,还有山大、辽大、北大、人大等多所学校EMBA的朋友。

  如果说今天的跑步和以往有何不同,从张先生和刘先生身上可以发现,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商务人士,加入到跑步爱好者的队伍里,并乐此不疲。

  对于这种现象,张先生有着独特的理解,除健康原因外,他更认为,商务人士尤其是成功人士,比一般人更加喜欢挑战,“挑战自己,挑战难以完成的任务。”同时,他们的性格和行为习惯也比一般人更有恒心和耐力,“当然,跑步突破极限后带来的极大身心愉悦感,也是吸引他们的地方之一。”

  这一点,可以从刘先生第一次跑完马拉松的感受得以印证。那次,他是这么总结的:“我的能量超乎我想象!”“他是个‘装备控“他是个‘装备控’。”这是网络游戏玩家喜爱形容其中一类玩家最常用的话,意思是相对于玩家中的“技术流”,这类玩家更热衷于游戏里的装备,总要想尽办法或尽快凑齐或拥有更加“超凡”的装备。

  如果说跑步人群里有了更多的商务人士是与以往参加者的不同,那么,另一个不同,则是今天的跑步者,对于各种各样装备的讲究。

  逛一逛运动产品商店你会发现,关于跑步的装备,除了跑鞋,你的“装备格”要放满的话,还应装上这些:水壶、运动耳机、运动手环、计步器、心率功能表、腕表、护膝、防风镜、速干衣、压缩裤、吸汗袜、头巾、背包……

  两年来,张先生在跑步装备上已经投入1万多元,对他而言,这是所有爱好中投入最大的。

  在他的装备清单里,跑步鞋1000多元,紧身上衣600多元,紧身裤900元,跑步耳机200多元,小背包100多元。“这些装备的水平,只能说比入门要高一点。”张先生说。

  的确,如果从网上查一查这些跑步装备的话,可以发现,张先生所言非虚。一个简单的例证是,在“天猫商城”,配齐一套最贵的常用跑步设备,大约需要多少钱?

  答案是2.2万元:以价格最高进行排序,对应的搜索分别为跑步鞋(9999元)、跑步上衣(1280元)、跑步裤(2899元)、运动手环(4530元)、跑步耳机(1599元)、运动护膝(1480元),手机臂包(159元)。

  当然,对于跑步爱好者而言,并不一定配备最全或者最贵的装备,但“一定要选好的”,已经成为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的消费理念。

  原因也很简单,如张先生所言,“跑步特别是马拉松是长时间的运动,装备尤其是鞋子一定要舒适,还要根据自己脚型和脚掌的特点去反复选,找出最合适的,要不然很容易疲惫,甚至会受伤。”

  “一套凑合的装备,无法说明你是个真正爱跑步的人,无专业性可言。”他说,除了鞋子,衣服也很重要,“你看很多参加马拉松的人,由于长时间的衣物摩擦,把皮肤都(破了,可见一件好的紧身衣有多重要。”

  根据国际咨询机构尼尔森和中国田径协会联合发布的《2015年中国跑步人群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中国跑者人均消费3601元购买跑步装备。尼尔森将跑者分为核心跑者、休闲跑者、潜在跑者,其中核心跑者购买专业装备的花费为4594元,远超休闲跑者的3116元和潜在跑者的2333元。

  与美国相比,这些数字还有一定的距离:美国跑步杂志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人一辈子跑步,普通花费为1万美元,中档花费为4万多美元,奢侈花费为16万多美元。

  即使这样,数字背后还是显示出跑步爱好者对于装备的购买力。同样在“天猫商城”,如果按“交易量”进行搜索会发现,那些在一个月内售出的产品数量和交易额,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今年年初,刘先生改了自己的微信头像。照片里,他穿着一件瑞士某品牌市场价1200多元的跑步紧身衣,胸前挂着“A1518”号码,身体后方的背景里,有“十五届亚洲马拉松锦标赛”的字样,因为举办地在香港的原因,人们更习惯简称其为“港马”。

  “X马”是近年来跑步热尤其是马拉松热涌现的另一个频繁用词。词的背后,则是一座座越来越多举办马拉松的城市。

  据中国田协发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共举办官方注册的马拉松赛事116场,平均每个周末有两个以上马拉松比赛。

  北马’‘上马’‘锡马’‘厦马’‘汉马’……”就连张先生这样从没跑过一次马拉松的跑步爱好者,也能随口列出几个城市的马拉松比赛

  来,甚至还能对一些进行详细盘点,“比如‘北马’,举办的次数多,知名度高;‘锡马’和‘厦马’沿途的风景非常好,空气也很适合。”

  名人参与,媒体直播,企业赞助,人气爆棚,一个成功的马拉松比赛,在提升举办城市影响力的同时,也能带来不错的经济效益。

  根据公开报道,以2015年度的东京马拉松为例,其举办的前后3天时间,为当地贡献至少20亿元的综合收入;厦门国际马拉松赛为厦门市带来直接经济效益2.07亿元,带动经济效益更是达到2.55亿元;兰州国际马拉松赛自2011年开办以来,该城市旅游人数年均增长超过15%,旅游总收入由63.5亿元上升到268.64亿元。

  早在2013年,北京马拉松的总营收接近3000万元,当时的估值达到2.5亿元。据了解,“十大国内最具品牌价值的体育赛事”评比中,第一名是中超,估值大概在6.5亿元;第二名是CBA,大概在3.5亿元;而北京马拉松估值2.5亿元,位居第六。

  对于跑步爱好者来说,除了报名费,到一座城市参加马拉松进行的其他消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国内参赛算上机票酒店住宿,2天的费用差不多在3000元;到国外的线元。

  还有一项则是各大企业的赞助。仔细盘点就可以发现,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那些知名度较高的马拉松比赛,同样也有知名品牌的身影。在集中的关注度面前,它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一增加曝光率的机会。

  同样,与美国一年700多场马拉松赛事相比,我国还处在刚刚起步的水平。这意味着,“X马”还有更广阔的空间,更大的经济效益可以发掘。前提是,主办方必须将自己的马拉松比赛做出足够的影响力。

  在最近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刘先生转发了“2016柏林马拉松招募”的消息,这是一项更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比赛。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有具备广泛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济马”,下出一局更大的“棋”。策划/本报记者 苏茂华撰写/本报记者 周福宝经纪的角色是由券商来承担的最恶劣的一次是几个同学用绳子绑住他的手一个洗发水公司要找一个模特去拍广告您不能听她一面之词干了就会变得惶恐不安我们就不必害怕其他什么了搂着他气愤的小王回到公司这样……应该比较不寂寞了吧这封信说通过培训什么是他们所期望得到的